当前位置:北坛新闻 > 国际 > 腾博游戏入口一|万箭穿心:长篇连载《井门》第二章

腾博游戏入口一|万箭穿心:长篇连载《井门》第二章

发布时间: 2020-01-11 18:20:30    热度: 2247

腾博游戏入口一|万箭穿心:长篇连载《井门》第二章

腾博游戏入口一,朋友第一次写长篇,将在这里连载,请多多转发!请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长篇连载《井里有门》第一章

石窟昂一走进房间,飞越就跟了进去。她回手轻轻地把门关好,看到老公已经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她暗吸一口气挺胸走上去。石窟昂抬头看了一下飞越,就低头摆弄他的钥匙。飞越嘴里的雪球不知怎的突然瞬间分崩瓦解,变成冰水冻住了嘴唇。

她使劲张开了嘴:“阿昂……”

“你先睡吧,我还要写稿子。”

“写稿子啊……哦……”

飞越原先身体里的那股劲早没了踪影,她不知怎么开口扔出疑团,石窟昂已经打开了抽屉抽出了纸笔,她只能转身拖着巨大的疑团爬上了床。

飞越面朝床里壁一动也不敢动,现在她反而不知道该开口质问老公什么?她觉得自己这不是无理取闹吗?石窟昂脸上淡淡的表情像一个巨大的抽水机把飞越提着的一股气全部吸光了。飞越怕老公觉察出她的异样,就这样保持一个姿势直到迷迷糊糊睡着了。她梦见自己在井边打水,水很深,水桶怎么拉都拉不上来。等她醒来才发觉手脚都麻木了,她使劲拍打了一会,才起身下床。朝书桌那边看了一眼,石窟昂不在,桌子上摊了一本书。她的腿还没恢复正常,一瘸一拐地走过去,这时石窟昂端杯茶进来了,他低低地吼道“你干嘛?!”同时快步赶过去把书抹进了抽屉。飞越一下子呆在原地,一条腿迈在前,另一条腿软软地跟在后面,一只手按着大腿,一只手叉着腰。飞越觉察到自己的样子很尴尬,她有点恼恨起来,不假思索地朝石窟昂问了一句:“你什么都要瞒着我吗?”

石窟昂已经坐在桌子后面,他端起茶吹了吹茶叶沫子,也不看飞越,慢慢地喝了一小口,说道:“你说什么?瞒着你干嘛?很多事跟你说也不懂,你管好家就行。”一听这句话,飞越顿时胸口发酸,她听出来石窟昂看不起她没什么文化——原来老公一直对她客客气气是不想跟她多说什么,平时只不过是行使下两夫妻例行之事而已。既然这样,飞越倒豁出去了:“那你跟美萍好去呀,为啥跟我结婚?”石窟昂抬头朝她瞪大了眼睛,他根本没想到飞越会提起美萍,他冲口而出“怪我成分不好喽!”飞越呆住了,她的脑袋好像原地爆炸一般,身体里的冰块碎了一地,原来的原来啊,终于明白了!她想扭头就走,尊严驱使着自己一刻也不能呆在这里,可是她不知道走到哪里去,这是婆家,这个房间才算是她的小天地,她能躲哪里哭一会?

石窟昂又坐在了椅子上,不同的是这次他转过去背朝着飞越。石窟昂很后悔说了那句话,他倒不是怕飞越伤心,而是觉得这些事没必要让飞越知道,唉,自己今天还是太冲动了。他又有点恼恨飞越——当初阿妈跟他说娶了飞越,他思前想后觉得也挺好,飞越长得漂亮,人又老实,最关键的一点,飞越是高攀他家的,肯定对他“言听计从”。婚后一直觉得飞越老老实实,闲事不管,今天突如其来的表现,真让石窟昂不满意,这样太烦人,自己没空跟飞越扯这些,让她去!

飞越不得不走出去。她一手压着胸口,一手捂着嘴巴,酸水已经要喷射出来了。跑不远就扶着门柱吐了起来,眼泪鼻涕也来了。嗷嗷的声响惊动了婆婆,她破天荒地拿了块手帕给飞越擦嘴。飞越连忙推辞不敢弄脏婆婆的手帕,婆婆拿起手帕就擦上了飞越的嘴,一边附在媳妇耳边说:“是不是有了?”飞越根本没听明白,只答了句:“啊?”婆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她赶紧睡觉去。飞越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婆婆的关怀抵消了一些石窟昂给的伤害。她进了房门也没理会石窟昂在干什么,径直上床睡了下来。她一直贴着墙壁,留出一大块空档给石窟昂,她不想跟他有任何肌肤上的接触。

这一夜飞越的泪水浸透了鬓发和枕头,头发还是昨天刚洗的。每次石窟昂要回家前,飞越都要把头洗得干干净净,先用肥皂打一遍,再用香皂洗一遍,这样头发干了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现在咸涩的泪水混合在头发里,又紧压着枕头一动不动,飞越觉得头发白洗了,一边脸颊被泪水渍得发疼。她一直压抑着自己,无声地流着泪,时间久了喉头发紧,鼻子也塞住了,不好呼吸,她只好微微张嘴慢慢地调整气息。她就是不要让老公听到自己在哭。

飞越从小接触的人不多,没人跟她讲过感情方面的事情,她应该不懂爱情是什么,也不会用语言描述爱情。但不知怎么的,飞越对爱情的追求和表现出来对感情的态度是倔强和傲气的。当初结婚时飞越以为石窟昂肯定还是喜欢自己的,不然他干嘛挑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呢?可这几天所见所想以及石窟昂刚才说的话让她对这个婚姻失望透了。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兔子钻进了荆棘从里,进退两难。那个时代还不流行离婚,飞越有心想分开过,省得受这千般侮辱,但她又想是不可能的,她此时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苍白和无力。

飞越哭累了竖起耳朵听听,老公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她又不好意思转过身来,万一被石窟昂看到,好像显得自己在示弱似的。她盯着蚊帐看,上面有几块黄黄的污渍,飞越自责起来,这么脏都没洗一洗,不应该啊,婆婆要是看到肯定会给自己脸色看的。这时候她想起刚才婆婆说的话,“有了?”难道是问自己怀孕了?不可能啊,前几天还来过事儿的,看来婆婆想飞越快点生娃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啊?飞越用手把湿漉漉的头发拢到后面去,闭上了红肿的眼睛。

石窟昂一直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他盯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想起了美萍,他一点都不怪她。自己家成分不好,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会嫁给自己?人不能这么自私呀,跟她好过这就够了。还有上村那个娟儿,石窟昂想起来也有点遗憾,他们都已经亲了嘴呢,可惜娟儿说她爹死活不同意,大概又是成分不好害的吧。想想这些事情,石窟昂心里像蚂蚁爬过,痒兮兮但是抓不得。就这样,窗外的风一阵阵吹过来,撩动着石窟昂的发梢,他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这晚两个人都是后半夜才睡着的,第二天一早同时被婆婆的拍门声叫醒了,石窟昂连忙从椅子上起来,掏出怀表一边看时间一边去开门。婆婆进来没理儿子,只冲着飞越叫到:“飞越啊!赶紧穿好衣服,黄大夫在堂前等着了。”儿子和媳妇都很奇怪呆在原地不动。婆婆急了,拉过衣服就往飞越身上套。石窟昂走近阿妈身边问:“妈,什么事啊?才七点多啊,黄医生来干嘛?”“哎,你不知道的,你忙你的去。”飞越怎么好意思让婆婆穿衣服,她赶忙下地快速套好外衣裤,就被婆婆推出门去。

黄医生是邻乡有名的郎中先生,一般不会轻易上门看诊。不过石窟昂老爹早年间跟他一起逃难熬过三冬,石老爷子带了点家底出去的,一路上没少接济黄医生,垫下了交情。飞越也是第一次见黄医生,凭她的家庭条件,身体不舒服都是熬熬过去的,再说飞越从小到大也没生过什么病。她惴惴不安地跟着婆婆走过去,黄医生坐在圈椅上,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一个,脸色倒是挺红润,朝着飞越微微一笑,说:“把手伸给我。”飞越先举起了左手伸过去,怕不对她又举起了右手,她也不知道该伸哪只手,所以干脆两只手都举着。婆婆白了她一眼,把她的左手拍了下去。

飞越难为情地低着头,黄医生的手搭在她的腕上,约莫一盏茶功夫,只听他说:“真是被嫂夫人说中了,恭喜啊,已经两个月了。”飞越惊愕地说:“怎么可能,前几天我还……”她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说这种事情,黄大夫哈哈笑着说:“前几天你是不是见红了?那是你气血虚,有点滑胎症状,没事,待会我开点保胎药一吃就好。”婆婆跟飞越说:“你赶紧去床上躺着休息。”等飞越走了,黄医生又开口说到:“嫂子,这胎八九不离十是男孩,可要好好养着。”“真的啊?哈哈,好的,好的,真是有劳老弟你了!你给多开点好药啊。”黄医生走后,吴圭娥——飞越的婆婆就把儿子叫过去如是这般吩咐了一下,大体意思就是要对飞越好一点,保护好她的身体等等。

飞越晕晕乎乎地走到房间,倒在床上,她问自己:是不是做梦?怀孕了?蚊帐也暂时不能洗了,她有点懊丧。她还太年轻了,加之这几天闹的情绪,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惊喜,反而有一种不知所措。刚知道丈夫看不上自己,可偏偏在她想挣扎抗议的时候却有了孩子,这好比乞丐的破碗,再破也只能拼拼凑凑用下去。不过,飞越是聪明人,她一下就权衡出了利害关系,这种情况下,孩子最大!这下子飞越顿时想通了,她想:有了孩子,她男人就当了爹,当了爹心还不往家里跑?她终于舒了一口气,有了当妈的感觉。她躺在床上,摸摸肚子,开始担心起滑胎的事情来。

自从知道怀孕之后,飞越明显觉得婆婆和石窟昂的态度好了一些,她又觉得自己挺幸福的了。虽然石窟昂从没跟飞越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飞越也没有再问过一次,好像这事情是个屁放了就没了。但是老公上班去的那几天,飞越心里就会空落落的,总是不得劲。以前的她是每天干干家务活,满心欢喜等待老公休息天回家来,生活很有盼头。而现在,石窟昂在身边她还好过一点,一旦周日到了,飞越就坐立不安,老公离开视线,飞越就会东向西想。也怪不得她啊。日子一天天过去,飞越的肚子慢慢大了起来,而石窟昂带给飞越的痛苦正在慢慢小下去,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医。

当家家户户沉浸在鞭炮声中时,石家迎来了一个小生命!飞越在正月初二生了个男孩,不重,五斤多点,不过眉目清秀,像极了飞越。儿子的出生让她完成了一个女人到一个母亲的转变,心底里她把大部分的重心转移到了儿子身上。石窟昂也挺喜欢这个孩子,每个礼拜六一早他准时回家,进门跟爹妈打了招呼,就窝在房里逗弄儿子,到第二天午饭后他又准时回校。但飞越还是羡慕赵老师的老婆,赵老师周一一早才回校,这样每个礼拜她老公就比石窟昂多在家呆一晚上,唉……石窟昂要是能这样就好了!不过她每天奶娃干家务基本上没时间跟老公多说几句话,如此说来老公少住上一晚也没什么大不了。有时候她抱着孩子睡觉的时候还是会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过了这么久,飞越现在最大的感觉是老公到底是有文化的,没有为了那次吵架对自己有什么不同。飞越也慢慢接受了现在的生活状况,只是自己的感情无处送寄有点憋得难受。

生完孩子后,婆婆对她是越来越严苛了,好像飞越又从少奶奶变成了丫鬟。飞越一做完事情就抱着儿子出门逛逛,去得最多的是她母亲家。哑巴母亲是不在家的,她现在搬到另外地方去做饼子了,因为嫁进婆家老公就跟她说的,让她妈换个地方摆摊。母亲虽然不在家,但是飞越的舅舅就住在隔壁,他们家生了四个女儿,也就是飞越的四个表妹。每次飞越一回来表妹们就来帮忙抱小孩,飞越这才能真正舒坦一下。舅舅家很穷,靠舅舅一个人在打铁厂打铁这点工资过日子,但是舅舅对飞越比亲生女儿还好,从小就可怜她没爹管护,他这个做舅舅的样样心疼。现在外甥女嫁得好,他打心里高兴,但是舅舅非常识相,飞越一回来,舅舅就问她:“婆婆晓得你回来吧?”

“晓得的,婆婆说家里没什么活的情况下可以回来。”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表妹们抱着儿子,飞越也不空着,她帮舅妈缝补衣服,做做家务。舅舅的衣服打满补丁,有的地方补丁还叠着补丁,舅妈说打铁的穿不了好衣服。飞越立马想到了石窟昂有好几件旧衣服扔在柴房里,婆婆说是到时候可以撕开来当拖把布,那几件衣服上面一个补丁都没。飞越这天下午就去柴房找了出来带到了舅舅家。舅妈看了忙问道:“这个衣服阿昂不要了?还这么好啊?”

“嗯,真的不要了,本来要放着做拖把的,我给拿来了。”

“那没事吧?”舅妈有点不安地问。

“肯定没事的,舅舅身材差不多,能穿上的话省得浪费。”

“喔,那好的,过节可以给你舅舅穿。”舅妈高兴地把衣服放好,这个外甥女虽然嫁到了石家,但是她并没有看不起穷老舅啊。

每月初十是乡里会市的时节,集市上可热闹了,大家都趁这时候出来买卖物品,飞越带着儿子万峰也去赶热闹。虽然她是穷苦出身,但是她先天有一种有别于农村人的审美,花花绿绿的,她是最不喜欢的,素净淡雅的最耐看,特别是绿色调的花布她最中意。生了孩子,飞越比以前丰满了一些,她得挑点合适的布料做几件衣服。石窟昂从来没说过飞越好不好看之类的话,不过飞越觉得再不拾掇得清爽一点,老公就更看不上她了,再说飞越还是觉得时间久了老公总会对她有感情的。飞越抱着万峰在地摊上挑拣着。儿子六个多月了,细眉大眼,小小的嘴巴,白嫩的皮肤,他对一切都很好奇,东张西望地看来看去,路过的人都要多看他几眼,有几个大娘还上来逗弄他的小手。一个老太仔细端详了小万峰一会,就问飞越:“这是不是石老师的儿子?”

“是啊,您是?”

“噢,我是石老师学校食堂的。我看这孩子长得跟石老师可真像才问问看,哈哈。”

“真的啊?!阿姨,很多人还说像我呢。”

“哈哈,你们还挺有夫妻相的。”这句话让飞越听得好高兴,跟老阿姨道别了以后,她抱着儿子美滋滋地跟着老太们走了一段路。老太迫不及待地跟旁边几个老姐妹说道着:“唉,想不到石老师老婆这么好看,可惜啊。”

“干嘛啊?”

“可惜啥?”

“她老公啊,就是我说的石老师每周日都回学校来住,就是为了另外一个女老师。”

“为了女老师?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我老头是学校里面看门的,我们早就知道了,周日晚上整个学校就他们两个人。”

轰隆隆,青天白日飞越好像遭雷劈了,身子像筛子一样发抖。后面老太说什么她都没听清了,她根本没力气跟在后面。过了好一会,她稍微回过神来,就在路边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飞越是多么要干净的人啊,这时候却一屁股坐在了黄沙地上。

儿子刚六个月,飞越又遭受了一次更大的打击,上次她只是猜测些什么,这次却亲耳听到了这么不堪的事情。纵使自己再有想象力,也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上次不了了之的事情相当于是哑炮,跟这次汇集成一个巨大的炸弹,威力大得不得了。飞越一咬牙抱起儿子就往石窟昂学校赶去。这里离学校大约五里地,飞越急冲冲赶到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她打听了好一会终于问到了石窟昂在办公室吃中饭,她抱着儿子冲了进去。办公室里有好几个老师,飞越一眼便看到了石窟昂正一边吃饭一边看报呢,她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去,把儿子往他桌子上一放,扭头就走!

手机版万博注册

上一篇:87岁老将军血性爆棚:自述收复永乐群岛的西沙战斗
下一篇:西亚卡姆:我起步很晚,要努力追赶那些五岁开始打球的人